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分享我们:
传销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传销资讯 >

热点文章

热门图片

联系我们

反传销头条网联系热线

邮箱:fcxttw@sina.cn

绿瘦400元产品加工费不足8块5 买家要退钱先得承认“瘦身有效”

时间:2019-07-10 来源:反传1线 作者:反传1线 浏览:
分享:
导读: 精彩内容签约中国国家跳水队为战略合作伙伴,独家冠名江苏卫视《减出我人生》节目,赞助浙江卫视《喜剧总动员》,这是绿瘦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绿瘦集团”)最近几年

详细说明


精彩内容


签约中国国家跳水队为战略合作伙伴,独家冠名江苏卫视《减出我人生》节目,赞助浙江卫视《喜剧总动员》,这是绿瘦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绿瘦集团”)最近几年展开的品牌宣传攻势。绿瘦集团是一家以生产、销售保健品为主业的公司,其官方招聘信息中称,公司成立至今,已成功为超过1000万名消费者健康瘦身,重塑完美曲线。

今年以来,一直注重维护品牌形象的绿瘦集团,却在投诉网站上遭遇了消费者的集体投诉。这些消费者普遍反映,在销售顾问的引导下,他们先花费数百元购买了绿瘦品牌的草本植物产品,之后花费数千元至上万元制定了所谓的“定制减肥方案”,并购买大量绿瘦产品。有消费者表示,自己两年间共花费16万多元,最终反而长胖了30多斤。

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掌握的一份判决书显示,售价高达四百元一盒的绿瘦产品,其加工费不足8.5元。

近日记者多方联系绿瘦集团,未获置评。

花费16万 长胖30斤

广东省云浮市的谢女士在消费投诉网站聚投诉上,发起了针对绿瘦集团的集体投诉,截至发稿已有53件联名投诉。

谢女士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她是个身高不足一米六,体重不足100斤的女孩。她的目标体重42公斤。2016年10月份她在微信朋友圈,看到绿瘦员工陈某发的绿瘦减肥产品广告,就在2016年10月份开始购买绿瘦减肥产品,两年间总共花了约162400元。“在吃绿瘦减肥产品期间我的体重飘忽不定,停用产品前,体重增加到130多斤。”她表示。

按照她的说法,她先拿了480元的试用减肥产品,试用了五六天却发现毫无效果,又被推荐给高级体重管理师杨某,制定专业减肥方案。

“杨某只是简单了解我的身高体重等基本情况后,就给我制定‘打散脂肪’减肥方案,这花了我近3000元。”谢女士称。当她吃完后体重减至48公斤时,杨某多次要求谢女士继续购买减肥产品。谢女士再次质疑每次减肥效果都不显著时,杨某解释,脂肪排不出去需要重新制定方案,包括购买其他减肥产品和身穿形体内衣等等。

在此期间,杨某前后给谢女士换了6个方案,步步引导她购买产品。谢女士称,两年来,不管是更换哪种方案,体重一开始减轻一两斤后就反弹回来。而杨某都是用“体内酸碱性不平衡”等“体质有问题导致体重反弹”作为理由搪塞,还告知她需要耐心花时间、精力、金钱好好调理身体。

2018年初,在第6个方案未结束的时候,杨某提出了第7个方案,引导谢女士购买了售价数万元的定型内衣,配合产品使用。“杨某跟我说,定不了型,体重反弹10倍、20倍,他们是不对此负责的。”谢女士按照杨某的建议,花数万元买了两套内衣。

此后谢女士的体重一度减到42公斤,可过了一个半月后,又反弹至49.5公斤。杨某继续以自身体质为由,劝说谢女士再次购买产品,并保证减重,否则全额退款。

最终体重不减反增,谢女士要求退款时发现,体重管理师杨某跟销售顾问陈某再也联系不上了。

与谢女士一起发起投诉的消费者,多数有相似经历。来自贵州省贵阳市的周女士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她不到6个月花了15万元,体重反而增加。上网一查她才知道自己不是个例,“套路都差不多,(消费者花费的)金额也从几百元到十几万元不等。”

撤回投诉才可退款

投诉页面显示,聚投诉方面将投诉信息转达了绿瘦集团。

有消费者在补充投诉中称,绿瘦集团最终同意退款七成,并告知她,不接受这一金额就一分也拿不到。想拿到退款还要签署一份“违背事实,违背本人意愿,还要保密否则承担法律责任”的具结书。

记者从一位消费者手中拿到了具结书,打印好的条款载明:“本人自愿在绿瘦公司购买了金额为XX元人民币的瘦身产品,并取得了一定的瘦身效果。”该消费者称,自己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可,但想拿回钱款,只得签署。

具结书中还约定,收到退款后,“不再向绿瘦公司及顾问提出任何其他要求,也不向其他任何机构或者任何第三人披露相关情况;在此之前已经向药监、工商等部门投诉的或者向媒体、平台披露的,本人于收到退款当日撤销投诉、删除所披露的全部信息。”该消费者同样不认可这一约定。

谢女士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经过三个多月的协商,绿瘦集团最终同意给她退款八成。但她不认可绿瘦集团的处理结果。她所在的维权群里,和她持相同观点的绿瘦消费者有200多人。

周女士拿到了不到六成的退款。她表示,当时临近过年,忙用钱才同意了退款条件。“我不服气,买产品的时候承诺的效果一点没有,还恐吓说不继续用身体会变形等,他们违背了经商的基本原则。”她表示,大多数维权的绿瘦消费者和她类似,都仅是微胖,希望身材能更加完美,“绿瘦抓住了我们这种心理”。她还向记者强调,自己希望能让更多不了解的人避免走弯路,哪怕自己贴钱也在所不惜。

“我们正组织去绿瘦维权,希望您能加入我们,报道这件事情,让社会少一些人受到伤害。”临近发稿,一名消费者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发来的短信中写道。

四百元产品 加工费不足8.5元

“产品都是以套餐形式一起发过来的,也不知道单件多少钱。”周女士告诉记者,自己购买了15万元产品,只拿到一张2万多元的发票,开票单位还不是绿瘦集团,而是新疆一家企业。

让众多消费者花数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绿瘦产品,到底值多少钱呢?2018年7月,宜昌市某区法院作出的一则判决显示,一款售价数百元的绿瘦产品,加工成本仅有几块钱。

该案的原告和被告均为绿瘦集团(当时名为“广东绿瘦健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”)的产品加工商,因被告拖欠原告订单款而诉至法院。

绿瘦集团委托被告祥云公司(全名“湖北富程祥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”)加工产品,祥云公司又将部分订单转交给原告植美源公司(全名“湖北植美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”)加工。

双方签订的相关协议约定,祥云公司将其获取的订单(2万盒绿瘦奇魅牌酵素饮品、300盒优酿植萃酵素饮品、200盒植物发酵饮料)交由植美源公司加工,加工内容包括发酵、调制、灭菌、灌装、贴标、装箱等全过程生产。合同总价款为约81.5万元。

另外双方还同意,扣除各自承担的税费等后,按照订单分成,各得50%。法院一审认定,祥云公司应付给植美源公司的价款为约40.7万元。判决还提及,其中17万元是给植美源公司的加工费。

不计另外两款产品的前提下,如果以81.5万元计算,每盒绿瘦奇魅牌酵素饮品的订单成本不足41元;如果以40.7万元计算,每盒绿瘦奇魅牌酵素饮品的订单成本不足21元。以17万元的加工费计算,每盒绿瘦奇魅牌酵素饮品的加工成本不足8.5元。

绿瘦商城显示,该产品每盒的售价为398元,是加工成本的46倍还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判决显示,植美源公司在加工这些订单的时候,还没有取得生产许可手续,借用了祥云公司的生产许可手续才完成了生产。

6月12日和13日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多次致电绿瘦集团董事长皮涛涛的手机号、绿瘦集团座机号码,未获置评;发送给皮涛涛的短信,发送至公司邮箱的采访邮件,截至发稿未获回复。



【2】微商是否构成传销,要看是否拉人头

来源:曾杰律师 

微商是传销吗?比如某人在微信做微商,销售一个榴莲100元,销售者C提成5元、C的上级B提成3元、B的上级A提成2元,以此为止。A、B、C均无门槛参加分销,这算违法吗?

这里所谓的没有门槛,就是没有入门费。

微商是否构成传销,这里要看是否拉人头

如果要构成传销组织,首先的条件是拉人头,(也就是组织者或者通过发展人员,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),其次是就是层级性的返利系统(也就是相关销售利润或者入门费层级性传递)。两者必须同时构成,如果只构成一个,比如单纯的拉人头,但是计酬的方式不是层级性的传递返利,而是根据进货差价或者销售差价赚取利润,组织不会无限的向下发展,那就是普通的代理销售系统;如果仅仅是层级性的销售返利,没有拉人头的特征,那仅仅是普通的薪酬设计,组织不会通过拉人头发展扩大,相对固定,并不具有传销组织特有的社会危害性。

而前面所列举的榴莲微商问题中,很明显存在层级性的返利,但是要构成传销,还缺少一个条件,就是拉人头。如果这个层级可以继续往下发展,就是C可以发展D,D发展E,那这就是传销性的系统设计,是违法,即便把计酬的层级返利只固定在三级内,比如D的销售返利只传递给B,A断代退出返利系统,这也是传销。但是,这种并不一定构成犯罪,如果定性,应该属于团队计酬式传销,因为其没有按拉的人头计算酬劳,而是以榴莲的销量计算各层级的酬劳,违法,但不犯罪(违法和犯罪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犯罪是指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的相关规定,违法是指一切违反国家的宪法、法律、法令、行政法规等相关的行为,其外延极为广泛。比如吸毒,是典型的违法行为,但是并不是犯罪。)

如果这个层级就是A、B、C三个固定的层级永远不变,组织的成员不再继续向下发展,没有形成上下级关系,那么这个就不是传销,只是一种采用类似团队计酬模式发展的固定销售团队,很多保险、理财公司的团队(比如业务员到营业部经理到团队经理都会分成)等等,都会采用类似模式促进团队销售发展,这种不是传销,因为他们对于人员的发展,并没有像很多传销团队那样制度专门的制度,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,形成上下线关系(当然部分保险团队这一点会有点模糊)。

没有入门费,也能构成传销?

有人会提出疑问,要构成传销,一定要有入门费,所以传销的必备条件一定要有入门费。

这是错误的。缴纳入门费,只是传销模式的一种。

根据《禁止传销条例》,有三种模式的传销,一种是拉人头计酬传销,一种缴纳入门费式传销,还有一种则是团队计酬式传销。

这三种传销模式中,共同本质特征,都是拉人头,也就三种传销模式定义中都提到的“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”,还有个本质特征,是三种模式都没有提到的,就是“三种传销模式,都存在层级性返利”。而1.收取入门费,2.通过人头数量计酬或者3.通过销售业绩计酬,都只是三种传销违法模式的各自特征,不是共有的本质特征。

注意,这里讨论的,都是违法的传销模式,没有讨论犯罪型传销。在此重申:犯罪一定违法(违反刑法),违法,不一定是犯罪。

什么是犯罪型传销?

所谓犯罪型的传销,根据现行的司法解释和刑事立案标准,以推销商品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,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,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,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,引诱、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,骗取财物,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组织,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,应当对组织者、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。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法定最高刑,是十五年有期徒刑。

理论上划分而言,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,既是一种涉众的非法集资类犯罪,也是一种诈骗类犯罪。

因此,根据相关规定,要构成传销犯罪,具有以下几个特征:

第一,欺骗性(以推销商品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,微商的三级分销,多数是卖快消品);

第二,入门费(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,这里的入门费,是指一种获得可以发展下线,获得层级性返利资格的门槛要求,注意,是要求,而不是自愿选择,很多微商代理,的确可以零元入场,无需压货,就不是入门费。)

第三,层级性(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,微商三级分销,满足层级性)

第四,计酬依据为拉人头(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,如果是以销售业绩为计酬依据,比如前面举例的微商榴莲分销,则可能是团队计酬式传销)

第五,拉人头(引诱、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,微商分销,有这种趋势,人越多越好)

第六,三层三十人(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,组织领导者本身算一层,加强ABC三层,这里算四层。)

实际上,这里面还隐含了一个条件,就是计酬方式的层级返利性,可以将其视为第七个条件(这点前文已经详细阐述)。这一点是区分传销和合法代理的关键区别(当然也有很多合法的代理协议,也会约定层级性返利,但是其不具有拉人头特征,因此不是传销)。

为什么很多团队计酬式传销,依然被认定为犯罪?

在司法实务中,很多判例都显示,很多被指控领导传销活动的被告人,都提出自己是团队计酬的传销,不构成犯罪,只属于违法。但是,因为司法解释规定,形式上采取“团队计酬”方式,但实质上属于“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”的传销活动,

这里团队计酬的认定,第一,要看是否有真实的客户群体(而非参与传销的人群);第二,是否有真实有市场价值的产品;第三,传销参与人员的酬劳计算依据,是不是真实的依据商品销售业绩;但是,如果在整个模式设计中,存在大量的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依据的制度,比如鼓励或者规定成员必须发展下线,对于发展下线的人数,给予相关的补贴,都有可能打破团队计酬的性质,被认定为以拉人头为目的的犯罪式传销组织。


文章来源:华夏时报 特此鸣谢,转载请注明来源上。
免责声明: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 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、编辑整理上传,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 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,均来源于网络。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  转载稿件版权归原著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。QQ:2056332302

联系我们

  联系人:李经理
地址:河南省安阳市  邮编:455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