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分享我们:
防骗专栏
当前位置:首页 > 防骗专栏 >

热点文章

热门图片

联系我们

反传销头条网联系热线

邮箱:fcxttw@sina.cn

国诈捐风云30年:我捐钱,你卷钱?

时间:2019-05-16 来源: 酷玩实验室 作者: 蛋蛋姐 浏览:
分享:
导读: 反传销头条网讯: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微信ID:coollabs 2016年11月底,一篇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》的文章刷屏网络,网友累计打赏200多万。后有网友曝出,罗一笑

详细说明

反传销头条网讯:
酷玩实验室作品

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

微信ID:coollabs

2016年11月底,一篇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》的文章刷屏网络,网友累计打赏200多万。后有网友曝出,罗一笑父亲罗尔在深圳东莞两地有3套房,还有2辆汽车和1个广告公司。

3年后,2019年5月1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溢血住院,家人在水滴筹上发起100万募捐。后被曝出家有2套房,1辆车。


 

一时之间,舆论哗然。

“怎么你比我有钱,我还要给你捐款?”

“平台是干什么吃的,为什么不审核?”

“以后再看到朋友圈转发捐款,直接拉黑。”

两起“诈捐”事件,在中国最大的网络平台微博和微信上持续发酵,掀起了一场巨大的信任危机。


 

这并不是中国慈善遭遇的第一次信任危机。

在众筹平台之前,人们印象最深的是30年前的希望工程事件、还有10年前的郭美美事件,还有,很多很多。

在讨论信任危机之前,也许我们应该先讨论,中国的公益慈善,曾经有过信任吗?

又或者说,中国的公益慈善,真的没救了吗?


 

1

1978年,十一届三中全会掀开了中国历史的新序幕。在这之前,计划经济下,国家包办了一切。民间慈善组织,一片荒芜。

1988年,一个叫徐永光的中年人,从团中央离职,拿着团中央提供的10万块钱和一间办公室,又和同事们搬来了一张乒乓球台,找了椅子就开始工作。中国青少年基金会成立了。

他想到,曾在广西柳州地区调查时,一个村子里2000多人,从解放后没有出过一名初中生,辍学率达90%以上。

而在全国,每年有100多万小学生因为交不起四五十元的学杂费而失学。


 

此刻,那些孩子的面孔,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。

于是,希望工程的灵感跃然而出。

当贫困、儿童、教育这三者结合在一起的时候,人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就被触动了,从普通民众到中央领导,汇款单从海内外飞来。


 

当时,领导人江亲自为希望工程题词:“支持希望工程,关心孩子成长。”

邓公则让家人以“一个老共产党员”的名义,向希望工程捐款五千元。这份名单中的名字,还有李鹏、朱镕基、李瑞环、胡jin涛、李岚清、乔石……

1992年,一双来自安徽省金寨县的“大眼睛”,轰动全国,成为了希望工程的标志。

把每一分钱用到孩子身上”,这是中国官方慈善公益事业公信力处于顶峰的年代。

到了1994年,希望工程的捐款总额达到3.85亿元,救助学生总规模达到101.5万名。这些数字,远远超出了青基会的原本计划。

但随着巨额捐款而来的,还有巨大的质疑

1994年1月,香港《壹周刊》刊发了著名的报道,指责希望工程“数千万拨款不知去向”、“穷人读破校”、“掠水现象到处都有”,人们震惊了。


 

虽然徐永光立马撰文反击,但希望工程的名誉已然受到了致命打击。在《壹周刊》的“曝光”之后,希望工程每月收到的港元捐助从每月平均300多万变成了十几万

徐永光觉得很委屈。

他立即决定起诉。在漫长的六年等待之后,2000年,这场官司在香港高等法院开庭审理。

庭审期间 ,有一次徐永光站在华润大厦18楼,对同事说:“这场官司如果败诉,我们将身败名裂,我只有从这里跳下去了

庭审当天,面对《壹周刊》律师长达8个小时、超过100个问题的提问,徐永光一一做出回答。


 

最终,法院判《壹周刊》诽谤罪名成立并赔偿青基会350万港元

但污名一旦沾上,就很难恢复如前。

更何况,也许《壹周刊》言过其实,但希望工程的问题,也确实很多。

危机一场接着一场。

2001年,一名基层工作人员被曝出:伪造假信,贪污希望工程善款

2002年,《南方周末》记者方进玉,揭露徐永光挪用善款,违规投资,但被勒令换稿,引起了海内外华人强烈的关注。

国家高层领导多次批示对此事进行彻查,国家审计署入驻审计。

尽管后来的审计结果表明,“没有发现中国青基会负责人有腐败行为。”但是就像《壹周刊》的文章一样,恶劣的舆论影响已经形成。


 

人们还发现,不管徐永光有没有贪污,但他确实用善款进行了投资,而且似乎,还有亏损。

人们无法理解。

很久以后,据徐永光解释,他是“不得不投资”。但在当时,已经没有人再愿意听他说话了。

在那之后,虽然青基会也努力进行了数次改革,但是人们对于希望工程,已经产生了心理阴影。

建立信任需要很多年,而毁掉它只需要几秒钟。而且信任一旦失去,就几乎是不可逆的。


 

今天当我们回过头来看,希望工程最大的问题:

一是数量庞大的善款,究竟有多少,人们不清楚;二是这么庞大的善款,最终流向了哪儿,人们也不清楚

这种不透明,给中国官方慈善公益组织的信任度,埋下了隐患,而且几乎伴随着我们走到今天。

2

2008年,汶川大地震。山河破碎,举国同悲。


 

在这场空前灾难前,国人万众一心,捐款热情被点燃。

一名60岁的乞丐,乞讨了整整8天,拿着全部105元零钱,塞进了募捐箱。

61岁的聋哑学校老师沈翠英,把自己的房子拍卖了450万,为灾区建成了可以抵御地震的都江堰柳街小学。

震后半年内,全国募集款物762.14亿元,超过了过去10年间全国捐赠款物的总和,打破了中国捐赠史上的纪录。


 

因此,这一年,被认为是中国公益的"元年"。更重要的是,从此公益不再是少数有钱人的事。

奉献爱心之余,面对数字如此庞大的善款,大家的老问题又来了:

这些钱最终都去了哪儿?

遗憾的是,希望工程的20年之后,这个问题,仍然没有人能回答。


 

而这种不满,只是一个前奏。很快,真正的高潮来了

2011年6月21日晚,新浪微博上一名认证为“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”的二十岁女孩“郭美美baby”,晒起了自己奢华的生活:住别墅,开豪车,买名包。


 

炫富没有问题,但是“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”这个身份,有些扎眼。

一时间,引发轩然大波。

一个年仅20岁的女孩,就有如此经济能力?这些钱的来源和中国红十字会有关系吗?

舆论压力之下,郭美美道歉,承认这个身份是自己杜撰

新浪微博为身份认证有误道歉;

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发表声明,表明组织内并没有郭美美其人,更没有“商业总经理”这个职位。


 

北京警方开始介入调查。最终查明,郭美美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没有直接关联。

但是,和希望工程一样,到了这一步,根本没有人再会相信

事实上,也根本很少有人真正关心调查结果。因为红十字会的不透明,人们更倾向于阴谋论的故事。

不信任的基调已经形成。

深圳佛山红十字会,在事件后的一段时间里,收到的捐款几乎为0。

黑格尔说,人类从历史学到的唯一的教训,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。

希望工程的故事,仿佛一字未改,再次发生在了红十字会身上。


 

人们感到难以理解,20年过去了,媳妇都熬成婆了,怎么你们慈善行业,就一点进步都没有?

对于慈善行业一直没法解决的”信息透明“问题,也许徐永光的解释,算是一个答案。

2011年9月8日,《南方周末》采访了徐永光。彼时,早已投身民间公益的他,面对往事十分坦然。

他承认在当时的环境下投资违规,但“我用青基会1亿多的投资,到今天为止换来的是2亿多的收益,从结果上现在可以给大家一个交待。”


 

按照徐永光的说法,根据《基金会管理办法》第九条: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工资和办公费用,在基金利息等收入中开支。

也就是说,基金会必须0成本运作

这点几乎饱受同行业所有人诟病,大家都说:“要么你就不做事,要做事你就要有成本。

徐永光的压力还不止于此,不能投资的他,还要追赶通货膨胀:比如助学金,如果从1992年开始一对一救助,一个孩子一年的书本杂费是40元,仅仅过了四年就涨到80元,涨了一倍


 

不投资,哪儿来的钱呢?

然而,人们的感情里无法接受,甚至视投资为犯罪。

这便是公益组织的”投资悖论“。

2018年,面对公益时报的记者,年近古稀的徐永光说:“在我的心里,希望工程的荣誉、清白,比我的生命更重要。”

截止这一年,全国希望工程累计接受捐款150.23亿元,资助困难学生594.9万名,援建希望小学20110所,希望厨房6236个,援建希望工程图书室31109套,培训教师114306名。


 

3

关于”公益组织要不要做投资“的问题,似乎很重要。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,很快,一个重大的变化,让这个话题变得无人问津——

互联网时代毫无预兆地来了。

仅仅是”郭美美事件“的3年之后,2014年,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数量首破5亿,接着,微信活跃用户超过4亿。人们宣布,微信时代到来。


 

这一年,一个叫于亮的COO带着他的技术团队,想到了一种基于微信朋友圈的众筹模式——

轻松筹诞生了。

上线不久,北京一位重病的程序员,发起了个人求助,治病的资金迅速就有了。

从程序员到各行各业,越来越多得了重病却无钱可医的普通人,来到这里寻求帮助。


 

2016年8月31日,轻松筹被民政部评为:首批慈善组织募捐信息平台之一

也就在这一年,美团前10号员工,美团外卖联合创始人沈鹏出走,创立水滴筹,在国内首开0手续费众筹,病人筹到多少给多少。

第二年7月,轻松筹也宣布实行0手续费,向水滴筹致敬。

而早在轻松筹成立的第二年,依托于病友社区慢友帮的互联网健康医疗公益平台——爱心筹宣布上线。

谁来捐助、捐助了多少钱、这些钱有没有给到筹款人,这个链条在被诟病多年后,终于借助互联网实现了透明

于是,徐永光的”投资悖论“也随着公益慈善的互联网化,迎刃而解。


 

把捐助者的钱,直接给到被捐助者的手中,这就是互联网的答案。公益慈善团体的运营成本大幅度地降低。

更重要的是,有越来越多的小人物登上了舞台中央。他们捐助别人,也被别人捐助

截至今日,轻松筹已累计帮助253万个家庭筹款。


 

水滴筹也已经帮助80万大病患者,筹款160亿元。


 

爱心筹,也已把40万人带到希望面前。


 

互联网带来的革新,似乎终于彻底改变了公益慈善行业,一切变得更透明、扁平。

但事情真的被解决了吗?

2019年5月1日,德云社演员吴鹤臣事件爆发。吴鹤臣妻子说:两套房子均无法出售,车不能卖...我从来没让任何人给我捐过一百万,没有逼捐过任何一个,也没骗过任何一个人。


 

一下子引起众怒,舆论发酵长达一个星期之久。吴鹤臣妻子不得不关掉了众筹界面。大家议论纷纷。

互联网似乎已经解决了我们的第一个问题:筹钱流程的透明化。

但是第二个问题:钱到底去哪了?

收到钱的那个人到底是谁?他是个贫苦山区的重病患者?还是个住豪宅开豪车的富家子弟?

仍然没有被解决。

水滴筹创始人沈鹏说:这些是极少数。


 

人们不信,质问他们:为什么不审核?

还有很多人气愤地说「以后再也不捐了。」「以后看到谁在朋友圈发这样的消息,直接拉黑。」

但实际上,水滴筹却觉得自己很委屈

按照它的说法,众筹平台作为一个商业公司,无权审核募捐人的个人财产状况。

4

很多人依然在愤怒,因为大家觉得,每出一次事情,我们便被打回原形

这么多年了,我们好像一直停留在原地。


 

但其实大家仔细想想,我们其实正在往前走着,只是走得异常艰难。

曾经计划经济结束,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一片荒芜。我们从0开始,让慈善在中国生根发芽。

在曾经不规范的日子里,我们不出意外地跌倒了:希望工程事件、郭美美事件、各种各样的诈捐事件。于是2013年,便催生了我们自己的第一部《慈善法》。


 

传统的公益慈善团体不透明,便有了新的更公开透明的网络平台,比如轻松筹、水滴筹等。

轻松筹等平台无法看到结果,那么在新的平台中,我们便努力让大家看到结果。

比如,蚂蚁森林的诞生。每个人种的树都有自己的编号,可以到现场亲自看,也可以看直播种树。


 

同样的,当已有的人出现了问题,我们便去寻找更值得信任的人。

比如2017年,电竞主播pdd说,当他直播间的竹子长到1000米的时候,他就要拿那颗竹子和粉丝送的所有礼物,援建一座希望小学。还不够的话,他自掏腰包。

粉丝们纷纷开始送礼物,说,我就认准了pdd这个人,因为我信任他,出了问题我找他。

2019年3月,皮皮欢乐小学建成,耗资2500万。学校为了感谢pdd,建了一个”爱心碑”。


 

还邀请pdd参加开学典礼——


 

种种负面新闻,似乎一直在消磨人们对于中国公益慈善的信任。

但即使是这样,当我们看今天的中国慈善行业时,我们惊讶地发现,人们捐款的步伐却从来没有停止。

在短短30年里,虽然步履蹒跚,但中国人用自己的爱心,把慈善这个孩子养大了。


 

甚至在一些艰难的年份里,我们爱心增长的速度还远超GDP。

2008年,汶川发生8级地震;2010年,西南旱灾、河南矿难、甘肃特大泥石流、玉树地震,这两年,频发的灾害让我们走得无比艰难,但人们的爱心却有增无减。

这里面的捐赠者,下至路边乞丐,上至国家领导人。我们用这些钱,捐助过失学儿童,捐助过癌症病人,也曾一起度过旱灾、涝灾、还有举国悲恸的地震。


 

慈善是一种人心的事业,遗憾的是,这个世界上,没有一种制度可以完美规避人心的漏洞。

而随便一个人心的小漏洞,就可能让我们觉得世界如此黑暗,然后引发信任的集体崩塌。

《七宗罪》里有句话,是这样说的:

“有人说,这个世界很美好,值得我们为它奋斗。

而我只同意后半句。”

同样的,我也不想为慈善和信任辩护。

但无数的事实,让我坚信:爱心,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,让一个人,甚至一个民族,见山开路,遇水搭桥。跨过一切坎坷,走上一条光明的大道。

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

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酷玩实验室(ID:coollabs)

如需转载,请后台留言。

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

参考资料:

白筱《徐永光:公益市场化拓荒牛》,发布于《中国慈善家》

陈鸣、实习生沈念祖,《希望工程遗案——青基会违规投资亏损 当事人九年后直面公众》,发布于《南方周末》

《六问希望工程改革:捐款用来干什么 谁来监督?》,发布于《北京青年报》

央视新闻调查,《被质疑的红十字》(20110806)

高文兴《轻松筹杨胤:难以抉择时,就选更难的那条路》发布于《公益时报 》

免责声明: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 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、编辑整理上传,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 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,均来源于网络。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  转载稿件版权归原著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。QQ:2056332302

联系我们

  联系人:李经理
地址:河南省安阳市  邮编:455000